自古女鬼多复仇 美艳冤魂背后的传统社会

+

A

-
2018-09-06 04:01:10

在中国传统戏曲文学传说中,总是能见到身穿一袭白衣,幽幽地徘徊不肯离去的女鬼,有些个性善良正直,更多是爱憎分明以及怀有强烈的执念。仔细回顾,似乎在这些作品中,只要提到鬼,也都是女鬼居多,究竟为何女鬼会比男鬼更为常见呢?

美艳的女鬼,除了吸取男人的精气,也可以借此报仇。图为在万圣节扮鬼的大学生。(图源:VCG)

文学作品中出现的女鬼,除了是文人抒发对于现实社会不满、对科举考试的不公外,其中也流露出中国儒家社会的传统。自古以来女鬼传说就特别多,那是因为传统汉人女性的社会地位低于男性。在儒家社会的框架中,旧社会的妇女一生需经历为人女、为人妻与为人母,“男有室、女有归",夫家才是女性一生最后的归宿,女子有了夫家,死后才能葬入祖坟、得到祭拜,这些框架也造就了为什么女鬼比男鬼多的原因。

“孤娘"(或做“姑娘”),指的是那些未嫁先亡的女鬼。传统汉人父权社会认为,女子应该为人妻母,那些未出嫁就身亡的女子无法从本家中获得祭祀香火,因此需要借由“冥婚”的手段,或是设立“姑娘庙”来安抚那些飘荡在外没有受到祭祀的女鬼。这些未嫁先亡的女性,其一是死后也等于已摆脱父权社会对女性的礼教束缚,有了无限的可能;其二,是对生前虽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但在死后还有机会追求公平正义,可以做到一般在世女性办不到的事,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关于女鬼的文学作品或是传说,常常看到拥有一身奇妙能力的女鬼,也因此产生许多女鬼复仇的故事了。

像是在台湾民间流传相当久远的女鬼─“林投姐传说”,即是ㄧ名女鬼报仇的故事。据学者考究,其时间背景应在清代的台南,讲述一个寡妇遇到一位只贪图她钱财的负心汉,负心汉把寡妇的财产骗到手之后远走高飞,寡妇只好至林投树上吊自杀,化为厉鬼报复负心汉,或是在林投树徘徊骚扰居民。

从这个传说可以得知,藏在鬼故事背后的中国传统儒家思想。因为现实社会中的女性与男性地位差异,无论传说中林投姐是被骗财骗色的未出阁女子、还是拥有丰厚遗产却遭到无良男子诱骗诈财的寡妇,面对传统社会下男性对女性的宰制,女性完全无法扭转这一切。因此女性只能透过死亡,或者该说死后的阶段来达成目的。传统儒家社会对女性的道德贞节有相当严格的要求,一旦妇女被贴上“不贞"的标签,即使遭受到不合理、不合法的对待,也不会有人出来主持公道。明清以来,各地夸张地树立贞节牌坊,要求女子为过世的丈夫守贞等,将女性身心以贞节为由牢牢拴起,也显露出儒家社会下对妇女的束缚。

因此,已婚的林投姐,背叛亡夫出轨,即代表失去了成为贞节烈妇的资格,社会上的道德压力,也导致林投姐无法继续在人间生活,只好选择上吊自缢。这个传说在台湾流传甚广,最早可追溯至日据时代的文献记录,并在之后改编为歌仔戏等戏剧音乐形式演出。

另一个在台湾台南地区相当知名的传说为陈守娘,亦是化为女鬼报复的故事。相传清代的台南府城,陈守娘的丈夫不幸去世,有位师爷贪图她的美貌,以高价诱使守娘的婆婆与小姑,劝说守娘卖身。然而,守娘因为不愿出卖肉体,最后被婆婆与小姑用利器刺穿下体而亡。因为判决不公,陈守娘化为冤魂让整个台南府城半夜不得安宁,更让师爷惨死,最后由观音菩萨出面,让陈守娘入祀台南孔庙节孝祠,府城才得以平息。

这些民间故事,虽然情节怪诞,但也不失为了解传统中国社会的一个方式,从中可以看到女性在过去传统社会生活是十分不易,只能借由化为冤魂、厉鬼,才能反抗家父长式社会,以及为自己平反冤屈。其实民间流传许多骇人听闻的惊悚鬼故事,借用佛教“业报”的观念,揭示“善恶到头终有报”,做恶之人终究难逃报应,目的也是在警醒世人、劝人为善,因为最可怕的永远不是难以捉模的鬼魂,而是现实中险恶的人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