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清明时节又焚香 华人为何对香火如此重视

2019-03-31 16:33:03

清明时节日益临近,烧香作为华人一种敬天祭神、追思先祖的方式,历史久远,为何它会超越宗教、神祇的层面,渗透到华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呢?

arkutil.com

清明时节日益临近,作为中国人传统扫墓祭祖的肃穆节日,虽然当下提倡新俗扫墓忌明火,但是每逢清明节出售香烛祭品的纸扎店生意兴隆仍是不争的事实。

烧香作为华人一种敬天祭神、追思先祖的方式,历史久远,它早已超越宗教、神祇的层面,渗透到华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民间大众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亦成为一种文化表达,乃至居家生活不可或缺的构成。

香火文化延续至今已有千年历史,西周时期周文王即已“受命始祭天”,《诗·周颂·维清》中所提到的“维清缉熙,文王之典,肇禋”,“肇禋”即是以升烟祭天。“香火”习俗映射了中国古人对天地诸神的敬畏和崇拜,用于祭祀祖先神佛、求神保佑发财平安的“香火”,更多的是基于一种民间信仰和精神寄托。

中国人烧香的历史大体可分为初始期、引进期、普及期三个时期。前两个时期,香多作香料、香水用,后期多为宗教敬神拜佛烧香。

清明时节扫墓祭祖、燃烧香烛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图源:VCG)

1/1

清明节又称祭祖节,节期在仲春与暮春之交,兼具自然与人文两大内涵(图源:VCG)

2/2

烧香早已超越宗教、神祇的层面,渗透到华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图源:Getty)

3/3

“香火”已成为中国人的一种文化表达,乃至居家生活不可或缺的构成(图源:VCG)

4/4
上一张 下一张

初始期间中国人所烧的香有柴、玉帛、牲体、香蒿、粟稷、脂等。周人升烟以祭天,称作“禋”或“禋祀”。所谓禋祀,一是点火升烟,二是烟气为香气。以香烟祭神,就是后世人们所说的“烧香”。这一时期,“香”呈现三大特点:一是香品原始;二是自然升火,不用器具;三是烧香的作用是唯一的,专用于祭祀,烧香尚未生活化。

从汉武帝到三国时期可以算作华人烧香的引进期。汉武帝刘彻于中国香事的发展而言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一者武帝奉仙,为求长生,是神便敬,打破了以往“香祭祭天”的专用;二者武帝时期香品逐渐走向实用,如置椒房储宠妃、郎官奏事口衔舌香等,打破了香必用祭的垄断,使得香进入生活日用;第三,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点,武帝大规模开边时期,产自西域的香料传入中国,亦正因为有了西域香料,武帝时的香事日渐繁盛,香具也应运而生。

中国第一个香炉“博山炉”正是在此时期应运而生。从此,香品与香炉配,使中国的香事进入一个新阶段,香火由此成为一种多元文化的载体。

而“香”在中国走向普及,则是隋唐以后的事。普及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西香”(西域)由“南香”(两广、海南)所取代,《香乘》卷1 有载:“迨炀帝除夜,火山烧沉甲煎不计其数,海南诸香毕至矣”,南香的大量涌入,使得香价降低,为普及提供了物质准备;二是佛、道两教从六朝以来轮番跻身于国教的至尊地位,佛、道都尚香,推动了烧香走向普及期。

到了宋代,儒释道三教融合,烧香之俗更是如火如荼,为世人崇尚,香火也日渐突破王室的限制,走向民间,成为大众信仰的一种精神寄托和礼仪形式,香火文化一直绵延至今而不衰。

香与美合而为一,“香火”自然也成为古代文人雅士在诗词画意中乐此不疲的意象。唐代白居易《戏礼经老僧》诗“香火一炉灯一盏,白头夜礼佛名经”, 北宋陈与义诗“炉香袅孤碧,云缕霏数千”,元人张翥诗“矮窗小户寒不到,一炉香火四围书”,都是文人对香火情有独钟的明证。焚香沐浴、焚香抚琴和焚香读书,是备受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推崇的生活方式。

那时,焚香如品茗一般,被文人士大夫当作高妙纯粹的享受,明人李渔甚至认为“(焚香)此非僮仆之事,皆必主人自为之”。

华人对香火的重视,还体现在“香”在传统文化之中有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的含义,在香火文化这个词中,“香火”也早已隐含了华人子嗣繁衍传承的概念。

缘于中国历史悠久的家庭伦理和宗族传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后代传承“香火”往往被视为最大的不孝。后辈烧香燃火祭祖是传统,断了“香火”就表示无子嗣,再也无法延续给老祖宗“汇报”以表达缅怀之情。若某家某姓没了子嗣,即是“断了香火”;某学术流派、武林流派没了继承人,也叫“断了香火”。

亦因于此,清明时节华人烧香祭祖时通常也不会忘了在祖先碑位面前叨念一番后辈又新添了哪些“香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