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神仙气 唐诗中的神仙世界想象

+

A

-
2019-04-03 01:24:53

近日来中国大陆古装电视剧因所谓“限古令"出台引发争议,所幸风波过后有不少古装剧依旧顺利推出,本以为会受 “限古令"影响而被撤檔的《新白娘子传奇》,将顺利于4月3日播出。除此之外,新版《封神演义》电视剧也将于4月播映。这些在中国流传数百年的故事,不仅有现代人新添的奇想,也包含了过去许多文人的想象,这样对神仙精怪的幻想不只在戏剧见到,唐诗里也能看到神仙的踪影。

今日的王屋山(今河南省济源市西北40公里)中,还是有道士在此修行(图源:VCG)
1
唐诗的神仙想象之基础

不论是神仙的言行举止、衣饰特征等都被唐代诗人描述得栩栩如生、宛如亲眼见过。但这些诗中的玄幻、天马行空的奇思,并非在唐代突然出现,而是已经长期潜伏于唐以前的朝代中,一代一代地传承至今。自古以来,中国的浪漫奇想一直都离不开神仙、鬼魂与精怪,像是《楚辞》里多数献给神灵的诗歌,都带有人神爱恋的色彩,被后世文学作品保留成为一种固有的文学传统。而秦汉两代帝王向往神山、海外仙岛,更为此寻求长生不老药等,则能从《山海经》一书中见到端倪,这些也一点一滴地构筑了人们对神仙世界的想象。这些神仙,给予了人们一个在世俗之外的开阔天地,而文人也透过神仙来寄托某种思想和情绪。

魏晋时,有了汉代以来崇尚黄老思想为基础,加上现实政治权力斗争的纷乱,道家玄学在社会弥漫,让不少名士怀着一颗避世隐逸的心,这些玄学讨论与汉末兴起的道教,丰富了人们对于神仙世界的想象。到了唐朝,由于李唐皇室将道教奉为国教,从此道教在政府的鼓吹下,更加深入至民间与文人之中。有了想象与理论思考,虚无飘渺的神仙世界也开始变得具体起来,甚至在生活之中就能见到仙境,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是个很好的例子:“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迭云锦张。……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将庐山美景形容得宛如仙山,李白笔下的大唐风光彷佛处处都有仙人留下的足迹,也能看出诗人以现实生活景色来想象神仙世界,从此神仙幻境不再遥不可及。

2
下凡的神仙

既然日常风景名胜就能踏入仙境,那么随处走走便能遇到仙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盛唐诗人常建所著的《仙谷遇毛女意知是秦宫人》,即描述诗人沿途所见的溪水景色,而后半段则是:“盘石横阳崖,前流殊未穷。回潭清云影,弥漫长天空。水边一神女,千岁为玉童。羽毛经汉代,珠翠逃秦宫",描写他竟然在水边发现一位从千年前秦宫逃出来的宫女!另一位诗人王翰的诗《赋得明星玉女坛送廉察尉华阴》也有类似铺陈:“三峰离地皆倚天,唯独中峰特修峻。上有明星玉女祠,……三十六梯入河汉,樵人往往见蛾眉。蛾眉婵娟又宜笑,一见樵人下灵庙。仙车欲驾五云飞"。前面描述华山景色,之后却写当一位樵夫在山上的玉女祠,遇到一位仙女还向她求长生不老的方法。这些诗除了山水风景描写,还加入了如同“唐传奇”般的玄幻想像。

除了将神仙世界带入到一般山川风景名胜之中,或是路上碰见仙人,还有些诗人会从日常生活中联想,再添加些许神仙化的想象,像杜甫《桃竹杖引赠章留后》:“江心蟠石生桃竹,苍波喷浸尺度足。斩根削皮如紫玉,……路幽必为鬼神夺,拔剑或与蛟龙争……慎勿见水踊跃学变化为龙。使我不得尔之扶持,灭迹于君山湖上之青峰。噫,风尘澒洞兮豺虎咬人,忽失双杖兮吾将曷从"。此诗取自东晋葛洪《神仙传》 “竹杖化龙"典故,而衍生出在江上乘船会遭遇蛟龙夺取竹杖的奇想。

由于唐代广设道观,还有不少士人弃官修道、改行当道士。而道士与修仙、长生的关联,也让不少诗人将道士“神仙化",再加上道观往往设在远离尘嚣的深山之中,或多或少让人以此想象神仙的生活。以边塞诗著称的李益也有留下神仙诗作,如在《登天坛夜见海》一诗中,李益将引导自己至王屋山顶的道士比喻为仙人:“朝游碧峯三十六,夜上天坛月边宿。仙人携我搴玉英,坛上夜半东方明"。更用西王母所居之处拿來形容王屋山上的奇景:“海中离离三山出。霞梯赤城遥可分,霓旌绛节倚彤云。八鸾五凤纷在御,王母欲上朝元君。"

或许因为生命实在太过短暂,让不少古人怀抱着向往神仙世界的心思。而唐代道观与道士之普遍,更让诗人对于“神仙"、“仙境"有了具体的想象,也加深了仙女、仙人与常人混居生活的可能性,以此让奔放的想象力跃然于诗词之间。而仙神精怪的故事,就这样一代一代地添加想象的枝叶,越来越丰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