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进文化】打造“台流” 文策院能否满足想象与期待

+

A

-
2019-06-12 02:09:51

二十年前,台湾是偶像剧王国亦是流行音乐的霸主;但随着两岸影视差距的扩大,东南亚各国的影视兴起,台湾偶像剧、台湾歌手在华语圈的影响力减弱,今年六月台湾“文化内容策进院”宣布挂牌成立,投入台湾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100亿元点火,要助攻台湾的文化内容,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希望,5年内要让台湾文化再度成为亚洲潮流。只是文策院的出现真的有助于打造“台流”吗? 在大笔资金投入、但内部组织章程却都还没出台的情况下,各界都雾里看花。许多文化界人士担心文策院出现会对台湾政府的文化治理组织产生影响,或冲击原本的奖补助制度。

多维记者特别专访台湾文化学界、业界人士亦参照英国及韩国的文化内容推进模式发想系列文章,从文策院的出现来盘点台湾的奖补助机制,并来探讨如何健全台湾的文化产业生态系。
此为系列文章第三篇,透过业界的角度看待文策院的成立。 

系列文章一:【钱进文化】文化遇上经济 文策院搅动的一池春水 
系列文章二:【钱进文化】台湾文策院挂牌 文化产业政策仍模糊

由台湾文化部主导“文策院”,即将在2019年6月中旬正式挂牌,号称要在五年内让台湾重新成为文化的输出地,打造“台流”文化,不只要抢进华人与东亚市场,甚东要进军欧美等地。但据观察目前对文策院有一定了解的人,多是本就和文化部有过长期合作的单位或个人;即使“文策院”的预定初期投入已经超过100亿新台币(约3亿美元),并且这概念从2017年以前就已被提出。
 

2019年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受到文化部前瞻预算补助(图源:@不争馒头争口气儿)

划下远大愿景的文策院
文策院全名“文化内容策进院”,据文化部表示,其将扮演催生市场动能的“点火”角色,并且以“国家队”的概念来振兴市场,支持影视、流行音乐、图文出版、数位出版、游戏、时尚设计、艺术支持及文化科技应用……等等,几乎无所不包。而且目前还在等待挂牌的文策院,已经提出“五年工作计划”,要将文化品牌国际化、建置国际市场布局,为文化产业的产制与传播做国际化发展,目前已经有“国发基金”、“前瞻预算”等百亿新台币预备投入。

但实际走访业界,无论是出版、剧场、游戏、或是图文创作者,即使有听过文策院的名称,实际上都认为事不关己。真正有一定理解、对文策院表示肯定的业者,不仅多来自电影与戏剧界,且都与文化部有过合作。

乐观的声音
目前正在拍摄中的电视剧《国际桥牌社》监制汪怡昕,就对文策院乐观其成。汪怡昕认为,现代的影视剧成本越来越高,影视产业进入“高成本、高资金”的时代,文策院的资金可以作为有志进入产业者的“第一桶金”,并且鼓励民间的投资加码,促进产业的正向循环──最重要的是,可以由文策院主导将“台湾脉络”推向国际市场。

汪怡昕为了筹拍《国际桥牌社》,划下八季、成本8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金)的愿景,虽然有文化部的3,000万新台币补助,但仍有资金缺口。

另一方面,曾与文化部配合建构“台湾高阶数位模型平台”的动画公司“梦想动画”,首席执行官林家齐则认为这是文化部配合台湾政府进军国际市场的多元布局的第一步,是以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KOCCA)”为模范,将台湾的广播影像产业、游戏产业、软件产业、乃至一切文化与信息产业等扩散出去,增强台湾传统文化的影响力。

梦想动画在2018年已将现已不存的台北菊元百货与中华商场制作成3D模型,存储在文化部的台湾高阶数位模型平台中,可使用在影视、游戏中,建构出真实的台湾历史场景。

IP才是文创源头
影视产业也许已经进入高成本的“军备竞赛”,但更重要的是培养位居其源头的原始创意IP,即是创作端的投资。

2017年引起台湾一阵轰动的电视剧《通灵少女》,其主角本尊是发想自灵媒索非亚(刘柏君)的自传《灵界的译者》,自传在2009年出版,2011年索非亚受导演陈和榆访谈并发想为短剧《神算》,接着才在2016年获邀成为《通灵少女》的顾问。

这中间当然是有资金的问题,以及如何从山一般的原创作品中挑出具有潜力改编为好剧本的文本,但更重要的也许是如何继续产出“山一般的原创作品”:若索非亚没有出书机会,也就不会以作家身分受访,也就不会被导演注意到,也就没有进一步的访谈甚至是改编戏剧。

书本作家、漫画画家、图文创作者、游戏程式员、文案和编辑与编剧……在“文化产业链”中处于上游地位、负责产出原始创意IP的业者们,正是所谓“文创产业”的根源。在这个全世界都苦于“剧本荒”的年代,如何保证底层创意的源源不绝,或许才是主事者们必须思考的。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根基无力,即使再怎么灌注资金予市场端的影视作品,恐怕最终创造出的“台流”也将是苍白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